錢紅 朱秦:堅持系統觀念 補齊云南城鄉社區重大疫情防控“短板”

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強調,“十四五”時期經濟社會發展必須堅持系統觀念,要加強前瞻性思考、全局性謀劃、戰略性布局、整體性推進,要著力固根基、揚優勢、補短板、強弱項,注重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挑戰。城鄉社區安全建設作為我國防范社會風險的最基層單位,對統籌推進發展與安全具有基礎性作用。從今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情況看,云南城鄉社區成為防疫的“第一道防線”,社區黨員干部進行疫情監測、出入管理、宣傳教育、環境整治、困難幫扶等,為遏制疫情擴散、保障群眾生活作出重要貢獻。但疫情對社區治理也是一場大考,防疫中暴露了許多“短板”,如普遍面臨人手不足、物資緊缺且供給不均衡,信息溝通不暢、防控手段單一、社會動員困難、社區公共衛生服務有限,居民對疫情認識不足,恐慌與不以為然并存等諸多問題。這些“短板”造成局部地區出現漏洞,基層防線被突破。后疫情時期,按照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的要求,堅持系統觀補齊云南城鄉社區重大疫情防控“短板”,健全重大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系勢在必行。

 

一、系統完善社區重大疫情防控的“控制閥”

習近平總書記強調:“社區是基層基礎,只有基礎堅固,國家大廈才能穩固”。城鄉社區作為最基層的組織、管理和服務的單元,是人民群眾安居樂業的家園,是創新社會治理的基礎平臺,是鞏固黨的執政基礎的重要基石。系統論認為一個開放的組織是由不同的子系統構成的整體,每個子系統之間既相互獨立,又相互作用,不可分割,從而構成一個整體。補齊云南重大疫情防控“短板”,必須立足社區基層基礎,圍繞社區應急子系統的“關鍵點”和“控制閥”,系統構建完善社區重大疫情防控應急體系。

(一)完善社區應急制度和標準

社區抗疫不是運動式、碎片化治理,科學的常態化防疫需要制度先行,要依靠穩定性、合理性、有效性、適應性的制度和高效的制度執行,讓制度轉化為治理效能。一是要建立完善社區網格員入戶登記排查、包保制度,應急工作規范和流程。完善社區醫院的首負(診)責任制、轉診制度。二是針對重大疫情防控的專業性,應進一步完善防控的專業化、標準化、規范化,防止社區“過度防控”或“防控不力”。將各種治理方式制度化、規范化。三是健全重大公共衛生社區監測、預警、響應、動員參與機制、跨地區溝通合作機制、監督機制等,避免運動式治理。此次疫情中社區涌現一批先進個人與集體,也有不作為的,還應加大懲戒、激勵力度。

(二)強化社區信息化建設

云南推廣使用“云南抗疫情”掃碼系統,通過大數據全面分析預測確診者、疑似者、密切接觸者等重點人群流動情況,加強疫情溯源和監測,提高疫情防控科學化、精準化水平。但社區日常管理中信息化水平還較低,對社區居民的信息收集不全。如云南大關對由武漢返鄉人員信息未及時掌握,就導致防控不力,出現聚集性傳染。另外,云南與緬甸、老撾、越南接壤,邊境線4千多公里,口岸、小道多,邊民往來頻繁,云南跨境傳染病防控形勢嚴峻,社區防控壓力巨大。除了做好群防群治,還要利用區塊鏈、大數據增強社區人員的基礎信息并做到各地信息實時共享,做好社區居民出入登記、健康打卡、疫情通知、疫情統計等工作,推動提高社區防控的精準度,防止社區防控“摸不著頭腦”。要利用信息精準發現發熱病人,精準對接群眾需求。信息化既能提高防控效率又能防范被傳染風險,要積極探索建立“互聯網+”服務管理模式,系統提升社區治理專業化、法治化、社會化、智能化水平。

(三)提升社區應急響應能力

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,城鄉社區工作人員缺乏經驗、專業知識。今后應加強城鄉社區人員培訓,做好基本技能培訓和安全防護教育,避免感染,并派專業人員指導社區網格員做好精準排查工作,并對群眾進行心理疏導。另外,個別社區干部缺乏法治觀念,抗疫中運用簡單粗暴的方法,對村莊一封了之,甚至與群眾發生沖突,沒有對社區居民的合法權益表現出應有的尊重。對此應對社區干部和群眾進行法治教育、政策宣傳、應急知識、應急演練等培訓,提升應對各種風險和突發事件能力。尤其注重運用法治思維和方式解決社區治理中的突出問題,化解社會矛盾,提高社區治理的法治化水平。同時,深入廣泛開展公共衛生知識宣傳教育,提高人民群眾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認知水平和自救互救能力,消除恐慌,正確面對疫情。

二、系統構建社區重大疫情防控的“超鏈接”

(一)將社區納入政府疾病預防控制網絡

社區是人們社會生活聚集的地方,在對群眾進行面對面的宣傳防疫知識,對居家隔離的有關人員提供服務,對監督社區群眾不良行為等方面具有明顯優勢。同時,社區發揮橋梁紐帶作用,能夠及時將黨委政府的關懷送達社區群眾。因此,應將預防關口前移,將社區納入政府疾病預防控制網絡,統籌部署,推進社區疫情防控的非正式網絡與行政正式網絡的互聯互通,避免小病釀成大疫。

(二)完善政府治理與社區治理的互動機制

厘清政府與社區的職責范圍,要讓社區切實做好日常宣傳、預防、排查工作,有效發揮疾病早預防、早發現的作用。要完善政府與社區之間的互動協調機制。健全防治結合、聯防聯控、群防群治重大安全衛生事件應急機制,完善黨委領導、政府負責、民主協商、社會協同、公眾參與、法治保障、科技支撐的現代社會治理體制,要通過政府治理、社會協同、居民自治,避免“防控——治療”分離,政府與社區上下脫節,形不成合力。

(三)培育社區共同體意識

社區作為居民生活的共同體,守望相助。應進一步強化城鄉居民自我約束力,引導包括社區居民在內的各方力量參與社區防控。積極引導居民自我組織、自我服務、自我管理。個別地方疫情防控中未廣泛發動社區居民,群眾中出現“等、靠、要”現象,甚至群眾不同勸告,產生抵觸情緒、不配合隔離、進行聚集性活動。因此,應鼓勵培育社會組織,通過各類社會組織搭建平臺,將城鄉居民組織起來,為居民參與治理提供渠道。社區還應與轄區單位、周邊商戶及企業、學校、醫院等搭建聯系協作網絡,構建外因促內因、外力促內力的體制機制,形成共建、共治、共享社區治理格局。

三、系統補充社區重大疫情防控的“能量庫”

(一)對社區進行全面賦權賦能

社區作為基層群眾自治組織,缺乏防控疫情的人力(特別是專業人員)與充足的物資。在疫情防控最吃緊時,有的社區干部沒有口罩、防護服仍堅守在一線。我們知道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”。云南作為邊疆民族地區,疫情防控的難度和復雜性較為突出,而基層社區醫療衛生很薄弱,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或鄉鎮衛生院沒有檢測救治能力,遇到發熱病人需要轉診到縣或市作檢測?;A設施、條件與要求的不相適應,急需補齊“短板”。補短板應重在解決社區作為防疫的一線和社會治理的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權責不對稱矛盾。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要求“推動社會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,加強城鄉社區治理和服務體系建設,構建網格化管理、精細化服務、信息化支撐、開放共享的基層管理服務平臺。”為此,應對社區賦權賦能,將人、財、物等資源下沉社區,并且資源均衡供給,高效調撥,完善物資的保障體系,確保社區防控形成常態化的長效機制、協同機制。

(二)加大城鄉社區公共衛生投入

為補齊短板弱項,今年5月國家出臺了《公共衛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設方案》,云南在編制公共衛生體系建設規劃中,應重視城鄉社區公共衛生與防疫基礎設施,加強城鄉社區公共衛生應急體系建設。應完善“平戰結合”模式,優化公共衛生醫療資源布局,對傳統傳染性疾病與非傳統傳染病及各類突發公共衛生事件,改變“重醫輕衛”和城鄉不平衡,地區不均衡,加強基層鄉鎮衛生院醫生和社區服務中心建設,特別是一些貧困、邊境縣城鄉社區公共衛生服務。目前,全省村衛生室、鄉鎮衛生院硬件設施已大有改觀,但缺乏全科醫生,應大幅提升村醫的待遇,穩定鄉村醫生隊伍。鼓勵大學醫學院畢業生到基層,并建立“去得了、能留住、有發展”的激勵機制。推進鄉鎮、社區醫療衛生機構標準化建設,把社區醫院和鄉鎮衛生院建設成合格的“前沿哨所”。

總之,云南推進城鄉社區重大疫情防控常態化,既關系群眾的生命健康,又是對云南省城鄉社區治理能力的考驗。要從應急管理全周期、全過程來全面統籌社區的“防與控”,使社區防控平戰結合,社區治理與社區應急結合。從系統治理、協同治理角度,使政府治理與社區治理良性互動。即重視補齊社區防控“硬件”短板,也重視社區“軟環境”建設,補齊社區防控的制度、機制、體系、能力的短板,將社區打造成堅強的屏障,從而提高公共衛生治理的整體效能。

 

來源:學習強國-云南學習平臺

錢紅,中共云南省委黨校(云南行政學院)公共管理教研部副教授

朱秦,中共云南省委黨校(云南行政學院)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

(審核:朱銳勛)

(編輯:任成斗)
久久精品国产日本波多野结衣